以填补国家在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方面的空白

2020-06-21 13:49

在今年市“两会”上,陈治民、高树、陈昳茹等3名委员联合提交提案——“关于尽快制定《深圳经济特区官员财产申报条例》的建议。委员们在提案中指出,中国大陆尚未进行过官员财产申报立法尝试,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早已被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实践证明是预防腐败和惩治腐败的有效举措。深圳立法机关完全有能力制定出一部高水平的《官员财产申报条例》,以填补国家在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方面的空白。在委员们提出的关于深圳官员财产申报立法的种种设想里,官员财产申报的主体不仅要申报本人名下的财产,而且要申报配偶、未成年子女名下的财产以及第三人代上述主体持有的财产(含上述主体在境内外的财产)。

近年纪检部门也格外关注“裸官”。其中,在申报的“其他重要事项”中就包括本人婚姻变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情况。

(责任编辑:西西)

市纪委在答复中称,自从1995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以来,我市一直严格按照要求组织副处以上干部对收入进行申报。申报内容不仅限于领导干部个人、配偶和共同生活的子女所拥有的相关财产,还包括其他重要事项。财产状况除了本人工资、奖金、津贴补贴和从事讲学、写作、咨询、审稿、书画等劳务所得和其他收入,还有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拥有房产、投资以及以其他方式持有有价证券、股票(包括股权激励)、期货、基金、投资型保险和其他金融理财产品情况。此外,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投资非上市公司、企业,注册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或合伙企业情况,也属于财产申报状况。